葛优:年轻人爱“躺平”没毛病 | 非常道实录

非常道
2021-12-06 13:02

作为一名以喜剧出名的演员,葛优散发出来的幽默感和不时的自我嘲弄让观众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冯小刚曾说“葛优有一种态度:一本正经地去演一个不着四六的人物,说着不着四六的话,但他的态度很诚恳。”

来到凤凰网非常道,葛优谈起喜剧演员和演员这个范畴,他认为什么岁数干什么事,每个戏都是从头开始。节目里云淡风轻的说出演戏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是“好玩”的葛优其实一直都在琢磨角色,雕刻属于他的演员人生。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非常道》。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是演员葛优。

葛优:大家好,祝大家愉快。

凤凰网《非常道》:葛老师,你最近参演了一部电影,片名叫《古董局中局》。我们生活中其实有一个词叫骗局。在您看来“骗”和“局”它的区别在哪里?

葛优:“局”好像更深吧。也是骗的当中的,“骗”在这个局里边,我觉得,没深入了解这事。这戏已经拍了都两年了。我都看那个,你看那个后面那镜头,那剧照,记不清楚了,那些事儿。你刚才说他进进出出这些事,他也是为了这保护这个那谁,雷佳音演的那个。因为他,他爸爸不是嘱托吗?就是说要照顾他。可能是为了保护他,不愿意让他介入。那个转折也是为了最后寻那个宝。因为看电影的人他得去看去我觉得。

凤凰网《非常道》:对。

葛优:他,咱别暴露这事儿。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也就是像辛芷蕾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说其实葛优老师对待每一个经常跟角色有关的问题都会问说10万个为什么,一定要问到觉得这个人物合理的一个地方。

葛优:是,因为你不问清楚你没法演。我就因为他一环套一环,我就按照他那个当下的这点戏,我给弄完就行了,我不,我不能去绕去,绕,绕不清楚。管它是什么,反正就是跟剧情能揉到一起,能,能有帮助就行了。

凤凰网《非常道》:你之前看您的视频专访,看到就说您有的时候在剧组会因为想明天的戏要怎么演,然后这一夜都不太睡得好,然后出了剧组可能就会好很多。这部戏里也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吗?

葛优:每个戏其实都是,都有。因为每个戏不都是从头开始。

凤凰网《非常道》:那会面临那种说这个戏结束了,但是好像您跟这个人物之间还很羁绊的那个状态吗?您会怎么让自己迅速出来?

葛优:没有。演完当天就出来了。

凤凰网《非常道》:这么快?

葛优:那是你演的,你就不,不是。我不会陷在里边。

凤凰网《非常道》:您分得特别清楚?但是有些演员他会还挺出不来的,我们知道有些演员是这样。

葛优:那倒没事,就是每个人不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那对于那种很想深入进角色的年轻演员来说,您有没有什么建议?就是说你既能够深入的走进这个角色,但是同时也能够特别自如的走出来。你作为一个过来人。

葛优:我现在还在琢磨,你要说过来人,我还没过来,好多事,好多是还没弄清楚。你要说跟年轻演员说点什么。这个刚才跟你说的那个,有的人好像说,听说过,一年都没出来,还在这里边。

凤凰网《非常道》:对。

葛优:我觉得这事是不是,他这个,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你不是演戏吗?演员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应该尽快出来,你还得演别人。

凤凰网《非常道》:像我记得这个剧里面有个还蛮有趣的镜头,三个年轻演员都是因为剧情需要,他们都开始喊富贵爸。您觉得这三个年轻人刚好就是一个家庭里的三个孩子的话,你感觉他们各自像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葛优:不,不好弄。这个没想过,真的。给人家,有个符号式的,不会弄这事。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其实我感觉,比如说您像跟雷佳音,还是挺多对手戏的。那么您对他的一个感觉是什么样的?

葛优:好演员。他那个好像也是,叫什么呢?范围广一些吧,也能演的。

凤凰网《非常道》:您看过他其他的剧吗?

葛优:看过。

凤凰网《非常道》:我最近也是在一档其实喜剧类的综艺节目里面,看到有人说,其实演员是不应该分“喜剧演员”和“演员”这个范畴的,演员就是演员。您觉得喜剧演员这个范畴成立吗?

葛优:应该成立吧?这个问题就太深了,聊起来费劲。不是我说能不能分,我就不能说我说有没有,要分不分这个。我觉得我就是干点分内的事,演点戏,别的,琢磨那事也不是我的事。

凤凰网《非常道》:那是不是真的说其实并不是说喜剧演员就是得演让人发笑的东西,演员更多的应该是,就是你演什么应该像什么。

葛优:挺难的,演什么像什么太难了。说的容易,不好弄。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像另外一个很年轻的演员李现,您觉得他这次在喜剧方面的表现现在怎么样?

葛优:我跟他的戏不多。那就得看看,看完电影才能说。

凤凰网《非常道》:您会建议一个年轻演员,早早的探索到自己适合哪一个路子的戏,还是你觉得年轻的时候演戏自由一点,多去尝试一下。

葛优:多尝试才对。也许你说前面几个戏演的都是喜剧,那碰上一个合适的,不是喜剧的,没准更好,这是有可能的。

凤凰网《非常道》:但他会不会错过了在本来很合适的喜剧领域,因为演员这个行业竞争很激烈的。

葛优:竞争激烈就激烈呗,那怎么办?那他,他演多了他也烦,他也想演别的,他想尝试,肯定的。那就试试呗,试试,不行了再演原来那个呗。

凤凰网《非常道》:但有的时候环境好像不太允许年轻的演员这样来来回回的做尝试。

葛优:不是。现在好像说这经纪公司,演员也做不了主,听这个,听那个的。由不得他。

凤凰网《非常道》:我记得您曾经提到过说,您觉得做演员不应该特别拧巴,就是您以前说过说,30岁其实是可以演50岁的,但是你50岁的时候再回过头来演30岁是有一点点拧着了。

葛优:不,他不是拧着,他是年龄的问题。脸的那个状态也都不行了,那时候有困难。首先从岁数上讲,我现在应该最合适演60岁以后了,年龄大了。演40岁了,我觉得就不行。

凤凰网《非常道》:你对自己这么苛刻吗?

葛优:有难度。从那个,您的这个肌肉、长相,都看出来您不是那岁数。就是说,不是有话说,什么岁数干什么事。

凤凰网《非常道》:干什么事,您觉得这个对于演员接戏也是适用的?

葛优:那必须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除了年龄之外呢?一帮60岁以上的角色找过来的时候,您会青睐什么样的角色?

葛优:我不事先想,靠,靠碰。

葛优: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有。有时候演一个戏不是说非要打动你,各种因素。

凤凰网《非常道》:那如果说完全不考虑其他的因素,自由的去表演的话,您觉得就是有没有想接一个什么样的作品或者角色?

葛优:这现在没有,没有,没有假如。他现在不是在这里吗?这话就不能说。反正演戏这事挺有意思的一个事,那不是你可以琢磨,然后出了一个另外的。就这点事。

凤凰网《非常道》:像我们看今天其实在,就是您已经不需要再去向任何人去证明说我是会演戏的人等等的,那么演戏对您最大的吸引力是在哪里呢?

葛优:好玩。

葛优: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但是很难。

葛优:你就老想着变成另外一个人。

葛优:就是演戏的事就是这样,看看我试试能不能变成另,再成为另外一个人,他是挺难的,所以说费脑子。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我想问生活中,可能您对于现在发生的很多事情,也是像对角色和表演这样,有这么强的好奇心吗?网络上流行的东西,年轻人在玩的东西。

葛优:没有那好奇。刚才他们说好多什么,什么,什么这个,词语,这那的,听不懂。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呢?

葛优:想不起来了。

凤凰网《非常道》:都没有在您脑海中留下一点印象?

葛优:没有,我生活中不好奇,那个网络就更不好奇了。

葛优:我就演戏。

葛优:那个网络的事是他们的事。

凤凰网《非常道》:那您知道现在年轻人喜欢躺平吗?

葛优:那我听说过。

凤凰网《非常道》:您觉得这个态度怎么样?

葛优:就是该歇着歇着,该休息得休息。他们说那意思就是说完全不想工作了,该放松一下,是这意思。

凤凰网《非常道》:或者他们觉得努力不努力,好像对于我的情况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葛优:好像不是,我听说的那种,你说的,都是工作完了以后放假了,拿那个躺平当放假说。

凤凰网《非常道》:您觉得就是大家应该给自己放放假?

葛优:那这必须的,你弦老绷着吗?不行。

凤凰网《非常道》:您放假的时候一般干嘛?

葛优:我什么都干点,也没有什么具体的,那个特别好的那个事。闲待着。

凤凰网《非常道》:接这部戏之前有看原著吗?

葛优:没有,就直接看剧本。

凤凰网《非常道》:那比如自己之前对古玩古董收藏这个,也会逛一逛这个市场,或者是了解一些什么的吗?

葛优:偶尔还真去过。

葛优:看着就全是那个,刚才雷佳音老在说,懂不懂什么?我就是用点手串,就是手串那些东西。

葛优:那跟古董没关系。

凤凰网《非常道》:那您选手串的标准是?

葛优:就是有香味就行。

葛优:怕丢嘛,是吧?贵的就不买了。

凤凰网《非常道》:贵,多少?有这数吗?

葛优:没有,多数都是人送的。

凤凰网《非常道》:这部电影有一句话送给观众,说“鉴宝容易,鉴人难”。我不知道就是对于这句话,您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分享给我们?

葛优:我觉得说的特别对,那人太难了,人哪能琢磨透人?

凤凰网《非常道》:可是做演员不就是在琢磨角色?

葛优:就只是在琢磨,当然没做,老在琢磨当中。透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