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向标 | 《怒火·重案》:这样的港片,看一部少一部

Ifeng电影
2021-08-01 09:59

文/从易

作为电影媒体工作者,我们过去一个多月都在低迷中度过。直到7月底,才真正迎来第一次振奋。

两部新片《怒火·重案》《盛夏未来》,品质优秀,口碑上乘,既有尊重市场和观众的商业类型片属性,也有隐秘的、可贵的创作者表达。

但有些可惜,两部新片票房稍显乏力,不知观众是否已对影院失望?还是疫情复燃导致观众流失?

我想很少有比此刻更值得进电影院的时刻了。

创作者以他们的真心、手艺、勇气,拿出了佳作。观众看过即知,这样触达边界的国产片,在今后空气日益稀薄的创作环境中会越来越少

《怒火·重案》更可以用“看一部少一部”来形容。

这是香港著名导演陈木胜的遗作,在经历了长达五六年的职业生涯暗淡期之后,他全力以赴推出了这部影片,品质如此激荡人心。

可叹,陈木胜却在去年的8月23日因鼻咽癌逝世,终年58岁。

他以生命的最后时光,让我们重温了港片黄金时代的余韵。

动作戏:“尽皆过火,尽皆癫狂”

《怒火·重案》是陈木胜最为擅长的警匪动作片。

人物关系上,它是港片里很典型的“双雄”设计。一方是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执法者,一方是穷凶极恶、暴戾恣睢的匪徒。

警方在一次行动中人员伤亡惨重。重案组督察张崇邦(甄子丹 饰)深入追查发现,悍匪首领竟是昔日战友邱刚敖(谢霆锋 饰)。

邱刚敖曾是警队明日之星,因为一次行差踏错遭到警局的“背叛”,从此堕入罪恶的深渊。

正反两派多次对抗,动作戏,自然成为《怒火·重案》的重点。

可以说,陈木胜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将他对动作戏的所有心得,全部倾注在了《怒火·重案》上面。

电影包括的动作元素相当丰富,追车、枪战、爆破、肉搏、械斗,都有经典场面呈现。

追车戏上,张崇邦开车,邱刚敖骑摩托的那一场最为精彩。

除了传统的追车戏的强对抗与速度感之外,还融合了摩托车炫技的华丽。

一边开车一边打斗兼顾到拳法的复杂和逻辑。

跳车救娃,则是《宝贝计划》的升级。

教堂里的肉搏与械斗,则是电影动作戏的巅峰展示,双方都拿出了决一死战的劲头。

相互的厮杀充满疯狂杀戮的凌厉与血腥,纯硬碰硬,拳拳到肉,直接狠辣。

但陈木胜的动作戏调度,也从来不是一味蛮干,而是大气又不失严谨,狠辣又不失内敛,高潮迭起同时张弛有度

观众不会有动作戏过多而视觉疲惫的观感,反而充分感受到港片“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快意。

但是,在大银幕上看到类似动作戏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不仅因为像陈木胜这样的动作片好手青黄不接,也因为甄子丹这样的打星也在老去。

虽然甄子丹片中的文戏表现不佳,但不得不承认,在动作戏上他的确是足够拼。

从头打到尾,一如既往保持着他动作戏凶猛、劲爆、重打击感的特点。

但也给观众带来这样的观感:以前看甄子丹打戏,真狠;如今看他的打戏,真疼。

比如甄子丹与林国斌的那场对战戏,从枪战到棚区追逐,再到水道近身搏斗,两个曾经贡献过无数经典动作场面的大龄演员,摔来撞去,痛感十足,但仔细看也能发现多个镜头里使用了替身

非武行出身的谢霆锋,教堂那一场动作戏上的表现相当精彩。

但如果与《导火线》里那种赤手空拳、有板有眼的肉搏相比,《怒火·重案》里的打斗就带有一定的表演性,借助了比较多的器械与非身体性的元素。

甄子丹在《叶问4》之后,说自己不再拍功夫片(一般指古代、民国背景下的套招功夫片),作为综合格斗爱好者,他想继续做时装动作片。

《怒火》证明,留给他的时间和空间不多了,他58岁了

可能以后打着动作片旗号的动作片,见不着真打,只剩表演性的动作了。

主题表达:“怒火”何以成“重案”

《怒火·重案》的片名已经道出了电影的主题——“怒火”如何演变成“重案”。

从模式上说,《怒火·重案》是港片里并不鲜见的“警察变劫匪”。

较近的例子就是邱礼涛的《拆弹专家2》。拆弹专家潘乘风因公致残,被“用完即弃”,于是走到了制度的对立面。

《怒火》里,邱刚敖遭遇的“抛弃”更严重些。

大富豪遭遇绑架,警方的高层着急邀功,要求邱刚敖等人漠视条例,必须从嫌疑人口中套出大富豪的下落。

结果邱刚敖等人失手打死嫌疑人。

大富豪为掩人耳目将锅完全甩给警方;本答应庇佑他的警方高层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一向刚正不阿的张崇邦本可以撒个谎帮邱刚敖等人渡过难关,他选择了说实话。

即将结婚、升职的邱刚敖,最终和几个兄弟因过失杀人锒铛入狱,大好前程毁于一旦。

张崇邦几乎是正义的化身(虽然他经常违背程序破案),这让他的人设显得比较单一

相形之下,邱刚敖具有复杂的层次和丰富的表演空间。

他有意气风发的阶段,热爱警察这份工作,对未来充满期冀。

这一阶段的谢霆锋有着干净清爽的妆容,少年感满满。

在法庭上他目睹了背叛,眼神里写满失望与困惑,一个复杂的笑容暗示着黑化开始。

同事自杀、前程被毁、在监狱里被以前抓过的犯人凌辱……

种种因素的叠加,让邱刚敖成为纯粹的反体制的化身,愤怒、邪恶、狰狞、癫狂。

从高高在上的立场对邱刚敖进行批判当然是容易的,但也是最浅层次的。

这忽略了电影想要探讨的更深层的问题:一个本来阳光明媚的大好青年,缘何变成一个反人类的“小丑”式人物?

他的愤怒,的确揭示了警局内部存在的不足与弊端。

比如警队的口号“服务为本,精益求精”,可是某些腐败的高层,到底是为百姓服务还是为权贵服务?

张崇邦在权贵面前,可以拒绝喝茶。但邱刚敖的那个问题,他该怎么回答——“如果我们的位置互换,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他会不会以重刑逼迫嫌疑人?他会不会在长官甩锅后心生怨恨?

以张崇邦的性格,或许不会走上邱刚敖的道路。这彰显的是邪不压正,也是过审的需求。

可观众也知道,张崇邦的人设接近“伟光正”了,他已经不算普通人类了。普通人会在无奈中妥协,有可能一不留神就踩过界。

愤怒也许是时代某种情绪的爆发,但愤怒的表达却有其边界。

无论《拆弹专家2》抑或《怒火·重案》,均谨慎地落在边界范围内。

创作者得时刻提防,因为什么而愤怒,愤怒到何种程度,愤怒的结局是什么?每一步都要谨慎。

《怒火》和《拆弹2》这样的作品,可能是某种情绪的集中爆发,但可以预见,即便是在港片领域,这类电影也是看一部少一部。

当还有机会能够在大银幕看到怒火燃起时,不要错过。

很遗憾陈木胜导演不在了,但感谢他让我们又一次让观众感受到港片黄金时代的余韵。

点击参与“Feng向标”投票发表你对《怒火·重案》的看法~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