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一场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
港股挖掘机
2019-09-21

智通财经APP获悉,近日,长期跟踪各大公司新闻的作家Henry Hawksberry发表文章称,WeWork的运作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在可预见的未来,WeWork永远不会产生利润,更别说撑起其470亿美元的估值。

Hawksberry在文章中表示,很多人都可以做到WeWork创始人亚当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普通大众并没有准备好参与一个如此庞大的骗局。

亚当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是一个骗子,在过去10几天内,亚当的妻子Rebekah被除去职位、WeWork匆匆忙忙的选举了第一位女性加入他们的董事会、亚当的投票权被减半、公司债务出现危机、有两名房东已经开始法律诉讼、公司的主要投资者孙正义公开呼吁推迟IPO等一系列的坏消息接踵而来。

亚当还同意归还他将“WE”商标卖回给WeWork公司所赚取的600万美元。如果你想知道他为什么给公司选择这个名字。亚当称,90年代和21世纪初是属于“I”的几十年, iPhone、iPad、iPod,一切都与“I”有关系,亚当认为,这给经济带来了衰退危机……

Hawksberry指出:

1,WeWork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该公司没有一项收入来源于销售高科技产品或提供高科技服务。他们欠下470亿美元的租金,声称WeWork是一家技术公司是众多谎言中的一个,是创始人Adam在故意误导和欺骗现有和潜在的未来投资者。该公司所提供的服务容易被复制,任何人都可以参与。

2,当Adam被问及是什么激励他创建一个共享的工作空间公司时,他表示,因为他在以色列长大时,曾住在一个集体农场,这段回忆令他记忆深刻,所以他想到了分租办公室。但这个点子并不是他自己独创的,在他之前,LEO, Workspace Group, The Office Group, ServCorp, MWB, HQ还有很多其他公司都想到了这个庞氏骗局。

3,想所有骗局一样,WeWork玩弄财技,想象一下房东同意将房子便宜2500块租给你,前提是你要用这些钱来装修这个房子和出租这个房子,而WeWork将这2500块记录成营收。他们还向会员收费即使他们这间房子已被房东收回,然后将这些费用返还给这些会员。想要在账面上增加收入非常简单,会计收入并不代表你的银行里真的收到了那么多钱。

4,在S1的披露文件中,WeWork所详述的费用并不准确,他们隐藏了装修和营销两个主要成本。WeWork发明了一种全新的会计账户,称之为“社区调整后的EBITA”。如果他们不这样做,财报中所披露的40亿美元损失就会变成60亿美元。Adam是一个说一句话要提到两次社区的人,但他自己为什么从来不加入到“网络社区”当中,他从未发过推文,他的Instagram里面有四张谷歌图片,他没有领英账户,很明显他指导自己在掩盖些什么。

5,随便在任何网站上搜索以下,都能看出他们有多么不在乎他们客户的想法。在WeWork,新客户如果签约6个月,将会得到3个月的免租期,还有一大堆免费的啤酒,免费的一切,支付给经济100%的佣金,而业内标准是10%,Instagram广告铺天盖地,每天3篇公关文章。没有一个他们提供的工作场地是满员的,而新签约率已经开始下降,他们甚至派团队走进竞争对手的中心,拍摄租户目录的照片。这就是WeWork的绝望程度。他们的竞争对手Regus已经对他们提起了法律诉讼,而Regus并不是唯一这么做的公司。

6,亚当已经兑现了超过10亿美元的贷款,加上他个人的工资,花费在私人飞机和其他奢侈品上,他们每天都在享乐,而花费在公司的时间便越来越少,然后,亚当利用从WeWork中提取的资金,通过私人控制的离岸投资工具将其汇集起来,并且几乎在一夜之间建立了一个资产丰富的主要商业房地产投资组合。亚当租赁他们私下收购的那些房产给WeWork赚取高租金,然后再用其他房产从摩根大通那里获得贷款。

7,直到沙特威胁要将资金从远景基金中撤出,孙正义重新考虑并决定不再追投WeWork,才让亚当有了危机感并尽快启动IPO。如果亚当同意推迟首次公开募股,他将无法在不提供更严格的财务状况下重新提交IPO申请。他也可能担心如果IPO无法顺利进行,公司可能无法生存。WeWork预测2017年的利润为5.42亿美元,2018年为10亿美元。而实际上,他们的经“社区调整”后累计损失超过40亿美元,实际损失更加多。WeWork曾起诉了一名举报人,她在2016年时曾警告并透露WeWork是如何将利润预测削减了76%,当外媒发布这一消息时,WeWork声称高估了房东愿意承担的成本。但根据Adam的说法,他表示:“因为我们有40%的利润率,我们可以选择何时盈利。”

8,两个最赚钱的服务式办公室集团,最大的IWG (Regus & Spaces) 以及最豪华的LEO,他们共同管理超过3500多个中心,已上市近两年半,还并没有人愿意为他们投入超1.25倍营收的投资。软银为WeWork支付的120亿美元已经可以买下超过四个Regus。Facebook在首次公开募股前筹集了22亿美元。谷歌上市前筹集了1.3亿美元,Ebay筹集了69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WeWork已经筹集了140亿美元,是Facebook在IPO之前所需要的7倍,是Google需要的140倍,他们甚至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这140亿美元去了哪里?与之相比,Airbnb是一家科技公司,已经筹集了40亿美元,去年的营收为9300万美元,收入为24亿美元。没有任何钱被骗出Airbnb,他们在财政上负责并花时间等待正确的IPO时刻。

9,业内任何人都会告诉你,服务式办公室产生的收益几乎与传统商业房东一样多,服务式办公室曾经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但今天它们无处不在。服务式办公室就像酒店业,只不过还要简单。WeWork是怎么被炒作起来的,它的最早期的股东之一,Mortimer Zuckerman,不仅仅是是WeWork种子投资者,还是WeWork的房东,而他还拥有两家媒体集团,这有助于对WeWork宣传。

Hawksberry表示,这种大型骗局最让人不安的地方是,长时间的欺诈,使得媒体机构现在邀请这些骗子参加所谓的领导力活动,来教我们如何成为有远见的人,而真正的企业家和技术公司在筹集资金时变得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