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首富资本腾挪术:三度登顶富豪榜夫妇套现18亿后股价暴跌
德林社
2019-09-17

文 | 张佳儒

版面编辑 | 苏梦翔

去年开始,“山西首富”杨建新两度转让控制权告吹。近日,杨建新拟第三度转让控制权给广州新兴基金,接盘方背后是广州国资。

这位多次“禅位”的神秘晋商并不是打算告老还乡,而是正规划着新的资本大戏,锣鼓喧天之后,不排除还会套现走人,股价一地鸡毛。

晋商,自古以白手起家,会做生意出名。古有“晋商八大家”,今有李彦宏、贾跃亭和冯鑫等。杨建新虽然没有贾跃亭等知名,但他的资本腾挪术恐怕贾跃亭的PPT也不敢写。

卖裤子登陆深交所,上市后业绩变脸

杨建新生于1969年,小时候家里穷,读完初中就不念了。文化程度不高,他早早参加了工作,16岁当建筑工,20岁开始摆摊卖衣服,可惜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服装生意不好做。

后来,杨建新发现,顾客买裤子经常纠结性价比。受10元店“样样都十元”的启发,他搞出“条条都一百”的噱头,并以此创立品牌“百圆裤业”。

除了性价比,杨建新的店铺还提供“无障碍退换货、终身免费熨烫、缭边”的服务,这让街坊邻居、大爷大妈们抢购起来,百圆裤业打出名堂。

图片来源:百圆裤业官网

2011年,百圆裤业登陆深交所,成为森马、九牧王、朗姿之后的第四家A股服装公司。尺度认为,在服装行业,别说上市,想活下去都不容易,行业大而散,竞争较为充分,不尽快上市就被拍死,或者被兼并。

还有一种情况,企业塑造高端品牌,提高毛利率,但品牌内涵需要时间、金钱积累,家里没矿的玩不起。

模式上无非两种,直营和加盟,但两者都属于重资产运营,场地租金,仓储物流,往往造成净利率非常低,一旦销量不高,很容易亏损。在加盟模式下,企业向加盟商压货,财报数据也能很好看,但终有一天,加盟商肚子撑了,也得吐。

于是,服装企业往往上市前几年财报漂亮,上市之后业绩很快变脸,然后迅速转型,调整方向。有投资者质疑,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后,大股东们身价暴涨,企业经营却不见起色,还要投资者共同承担转型带来的风险。

图片来源:同花顺

巧合的是,百圆裤业2011年及此前几年,净利润增速高达20%-50%。上市第二年的2012年,立马大幅下跌20%,2013年大跌40%,还不如2010年的水平。

眼看业绩下滑,股价走跌,杨建新走上转型之路。

唱大戏,高位套现,蝉联首富

2014年,百圆裤业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业绩和股价都翻了几倍。2015年6月,百圆裤业改名“跨境通”,期间,恶意炒作,变相卖壳的帽子扣在杨建新头上。

跨境通的全称是“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在更改简称时没有使用“跨境通宝”,而是去掉“宝”字,简称与上海跨境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相同,引发上海跨境通强烈谴责,落了个攀附他人商誉的恶名。

有意思的是,在百圆裤业改名前,杨建新还在山西五爷庙前唱了一出大戏,据说五爷庙许愿很灵,不知道杨建新许的是家财万贯还是风调雨顺。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如果是许愿家财万贯,那么愿望实现了。2014-2017年,跨境通业绩大涨,股价震荡走高。期间,杨建新夫妇逢高减持加上协议转让,累计套现约18亿元。2015-2017年,杨建新夫妇还连续3年登顶胡润富豪榜山西首富,身家过百亿。

图片来源:同花顺

巧合的是,杨建新妻子在2017年9月套现12.96亿后,跨境通股价一蹶不振,从高点24.68元跌至今年8月的6.16元低点。截至9月17日收盘,跨境通股价报8.11元,较24.68元高点跌幅67%,市值蒸发258亿元。

控股新公司,欲复制自我?

股价变脸,杨建新怎么看?离远了看。

2017年3月,杨建新辞去跨境通总经理职务。2018年4月,杨建新夫妇拟将1.1亿股协议转让给公司二股东徐佳东,让出控制权。如果当初交易成功,杨建新夫妇将套现30.7亿元。

因为股权转让资金问题,该项转让告吹,但杨建新铁了心要放弃跨境通。今年6月,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和泸州老窖集团旗下公司达成转让协议,但又因交易方案内容未达成一致告终。

9月15日,杨建新等又火速找到了接盘方——广州新兴基金,实际控制人是广州开发区管委会。

图片来源:跨境通公告

退出跨境通后,杨建新并不打算退隐江湖,而是换了新战场。2016年9月开始,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协议等方式持有青松股份23.05%的股份,取得青松股份控制权,总耗资约10亿元。

尺度发现,青松股份也是A股上市公司,是国内松节油深加工龙头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合成樟脑生产商,号称“樟脑之王”。

和百圆裤业相似,青松股份也走上跨界并购的道路,2019年4月,青松股份以24.3亿元收购诺斯贝尔90%股份,诺斯贝尔主要从事面膜、湿巾和护肤品的ODM/OEM业务,是国内知名化妆品代工企业、面膜代工企业。

这之后,青松股份在“樟脑之王”之外,又多了一个“面膜代工之王”的头衔。

不过,青松股份二级市场却不兴奋,股价从4月2日的高点16.59元跌至8月12日的9.09元低点。近期,股价有所回升,截至9月17日收盘,股价报10.80元,跌幅1.10%。

图片来源:同花顺

从跨境通的股价走势来看,杨建新对市值管理非常精通,青松股份这出戏又能唱得怎么样呢?是否也像跨境通一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然后趁热闹套现走人,股价一地鸡毛?

从建筑工人到上市公司老板,靠收购资产和改名炒作实现个人财富暴涨。在股价高点套现退出,然后拿套现的钱去收购另一家公司,再进行运作。这样的资本腾挪术充满想象力和神秘色彩,但留给投资者的不会是财富等身,更可能是瑟瑟发抖的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