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航展观察:F-35已经拦不住欧洲人了!
看航空
2019-06-19
本文大概 3652 字 读完共需 10 分钟 曾经有一些航空爱好者们沮丧地认为,未来几十年国际航展的天空,终将被F-35们所“统治”。

本文大概

3652

读完共需

10

分钟

曾经有一些航空爱好者们沮丧地认为,未来几十年国际航展的天空,终将被F-35们所“统治”。

在几年前,F-35项目虽然出过“价格超标”、用户退订、节点延迟等等问题。现实却是,F-35在那时仍是当时全球仅有可供外销的第五代战斗机。对于没有研制计划的国家而言,参与F-35项目是唯一可以获得第五代战机的途径。但在最近这些年,情况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6月17日,2019年巴黎航展正式开幕。开幕式的第一个重磅消息就是达索公司和空客公司在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及法国、德国、西班牙三个国家国防部长的见证下,共同为下一代战斗机——NGF揭幕。同时,德法西三国就项目签署了框架协议

NGF

NGF全称为“Next Generation Fighter”(下一代战斗机),它是FCAS(Future Combat Air System,未来空中作战系统)的核心项目。围绕FCAS项目的还有无人僚机等项目,以及将所有元素连通在一起的数据基础设施。NGF计划于2040年取代法国的“阵风”和德国的“台风”战斗机。

尽管达索公司自2018年开始就公布了一部分NGF的设想,但此次航展上揭幕的NGF模型还是和之前的想象图有着较大的区别。整体设计更加“扁平化”,无垂尾布局设计被替换为类似YF-23的大外倾角垂尾,进气道改为DSI设计,两台发动机的位置也更靠近机身。

YF-23

总体上来看,是更进一步地优化了超声速飞行能力或者降低了研发难度。不过,达索和空客方面在本次航展上并没有对NGF的一些性能细节做出披露,也没有表示NGF的基本外形就此确定。目前可确定一些细节是NGF会使用由MTU和赛峰集团联合研发的变循环发动机,推力超过133千牛。NGF在未来出现较大的外形变化也并非不可能。至于是不是真得如达索透露的那样,这是一款”第六代战斗机“,还是有待未来对其性能的进一步观察。

未来NGF的使用场景

攻击部队由NGF和与其高度联网的无人僚机构成打击核心,其外围则由(未来)改进型“阵风”F4或“台风”LTE战斗机、多用途加油机(MRTT)以及A400M构成。这支空中部队由卫星和水面舰艇提供支援。进入作战时,NGF能够利用高空获得的战区情报和自身隐形特性接近目标区域,与此同时,A400M空投无人僚机。这批无人僚机与NGF汇合后联网。执行打击时,无人僚机可以执行攻击或定向干扰,在NGF的指令下近乎自主地完成打击任务。

A400M

巴黎航展上的A400M

按照计划,NGF的验证阶段将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持续到2021年中,2025-2026年完成验证机首飞并验证动力系统、隐形能力和超声速下弹舱释放武器能力。预计在2040年前后,NGF可以投入部队服役并逐步取代法德西三国老旧型号的“阵风”、“台风”以及F/A-18战机。

NGF

又一次的欧洲战斗机?

在本届巴黎航展后,欧洲的下一代战斗机研发变成了四个“阵营”,法国、德国和西班牙构成了NGF阵营,英国则独自构成了“暴风”阵营;虽然意大利莱昂纳多公司也参与了项目,但是意大利政府迟迟未有表态;瑞典则继续在JAS-39的基础上不断改造与发展。于此同时,F-35也还占据着挪威、丹麦、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市场份额。

JAS-39

自冷战以来,欧洲国家一直有联合研制战斗机的传统,自60年代末开始的“狂风”战斗机项目,就是由英国、德国和意大利联合进行。如今的“台风”战斗机,也是由英法德意西五国的“未来欧洲战斗机”项目衍生而来,在此期间,法国人半路退出,在原有的项目基础上自主研发了“阵风”战斗机。

随着空客公司的成立,欧洲联合研制生产飞机的合作愈发顺利。然而在有50年历史的战斗机欧洲联合研发领域上,似乎只有法国在这个圈子之外不断远离。如今,情况则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法国人成为了联合研发的中坚一员,而英国却走向了独自研发的路线,这其中的原因有经济上的,也有政治上的。

“阵风”战斗机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台风”项目的发展远远没有预期中的那么顺利,研发中的超支(光英国方面成本就从70亿英镑增为190亿英镑)和无法满足需求(2014年后德国爆出的“台风”寿命问题与严重推迟的Tranch3规格生产)等问题一直在困扰着项目参与国家。于此同时,英国这些年来沸沸扬扬的“脱欧”问题,也对未来欧洲联合研发下一代战斗机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2018年范堡罗航展上由BAE公司高调发布的“暴风”,似乎是在向欧洲大陆宣告,英国要独自研发一款战斗机(实际上,“暴风”这个名字,恰恰是英国在二战期间“台风”战斗机的后继机种)。

“暴风”战机模型

脱离欧盟的英国,在未来将如何面对欧洲大陆——这个政治问题至今也没有一个答案。尽管现在“脱欧”问题处于不断延期的尴尬状态,可对于一个要持续几十年时间研发的战斗机项目而言,这其中的政治性风险是不言而喻的。换言之,自英国开始“脱欧”后,就自动交出了研制下一代欧洲战斗机的主导权,甚至是参与权。

在这种背景下,西班牙和德国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希望则更多地放在同样是欧盟主要支持者的法国。同时,如果真的可以按照FCAS的愿景,建立一套全新的空中作战体系,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大幅度地提升法国、德国和西班牙这些欧盟主要成员的作战能力,也将是建立欧洲独立作战体系,达成欧洲防务一体化的关键一步。另外,相比于法国和德国这样的“欧盟领袖”式国家,西班牙在经济和政治上都要稍弱一节,但是随着“台风”战斗机项目,以及空客客机生产研发等等一系列的技术发展,西班牙本身虽然不具备下一代军用飞机的设计和制造能力,但是也拥有很好的航空技术基础。参与新一代欧洲空中作战体系建设,或许对于西班牙来说,也期待着随着未来项目的成功,他们在欧盟中的政治地位得到提升。

同样,在经济领域上问题也不能忽视。德国和西班牙的年度军费在GDP中的占比为1.2%,法国则为2.3%,即使高出不少,可面对复杂的下一代航空作战系统FCAS,在预算层面上法国也必然有所顾忌,毕竟单一的“阵风”战斗机项目,截止到2013年就已经付出了620亿美元的研发和采购成本,包含NGF、无人僚机、新作战网络等等一系列新项目,愿景宏大的FCAS,必然也会对未来的采购和研发成本有所顾忌。因此,三国选择联合研发,共同承担费用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NGFFCAS

能否走下去?

2019年初,意大利航空学会曾经向政府建议,尽快加入目前由莱昂纳多公司参与,英国BAE主导的“暴风”项目中,并在项目中期节点时再进一步促成“暴风”项目与FCAS项目整合。

F-35

如果单纯从研发技术风险的角度上看,目前还属于F-35阵营的意大利人提出了一个相对稳妥的方案,但这套方案在政治层面上似乎并不具备可行性。

和美国有着“特殊关系”的英国,真的愿意放弃现有的体系,融入到欧洲大陆国家独立定义的新一代空中作战体系中么?法国、德国这些欧盟的中坚力量,真的愿意让一个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留在一个高技术风险,高经济风险的长期军事装备系统项目中么?

答案

是显而易见的。

在本届巴黎航展上,NGF有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开始,对于法国、德国、西班牙而言,以现有的技术和财力研发一款先进战斗机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真正的难点不是在结果,而是在于过程。

德法西下一代战机签约仪式

从“台风”开始,欧洲国家的战斗机项目似乎一直伴随着超支和节点严重滞后。

虽然法国在空客中占据着一定主导地位,同时这些年来空客的发展也是一帆风顺,但在严重的政治影响和军费受限的状况下,推进一场愿景宏大的“欧洲独立空中作战系统”,也存在巨大的挑战,毕竟,50年来,法国人一直远离在欧洲联合战斗机之外。

FCAS构想

距离FCAS和NGF的服役时间还有将近20年,在这20年中,欧盟的走向到底会如何?这几年,欧洲各国民调中对欧盟和欧洲进一步一体化看法的逐渐转冷。未来20年,欧洲的政治走向可能会有较大的变数,那么,在“后冷战”时代,欧洲普遍没有假想敌的环境下,项目所面对的风险也是不言而喻的。

NGF和更为愿景宏大的FCAS到底能走多远?或许,决定其命运的不仅仅是欧元和航空技术。

2019年巴黎航空展上揭示新一代“未来作战航空系统”战机▼

作   者:刘  煊

排   版:冯  欢

监   制:王  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