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分的清“撞题”和“洗稿”么?:一评“差评”洗稿系列事件
PingWest
2018-05-26
原标题:你分的清“撞题”和“洗稿”么?:一评“差评”洗稿系列事件 这年头,有些事情挺奇妙。

原标题:你分的清“撞题”和“洗稿”么?:一评“差评”洗稿系列事件

这年头,有些事情挺奇妙。

比如,想指摘别人,你得先自证清白。否则,你就是恶意中伤,就是眼红,就是妨碍别人追梦,就是旧势力抱团排挤新势力。

今天,这样的事情,就被上线才五年的 PingWest品玩遇上了。

情况大致是这样的:腾讯的一支基金三千万美元投资了一个名叫差评的公众号,而此事引起了一些业内特别是媒体人士的反感,三表龙门阵、左林右狸等不少微信公众号发文反对,指责差评洗稿,腾讯投资支持洗稿者。PingWest品玩并不在这些公号行列。事件闹到了腾讯创始人马化腾那里,他发朋友圈表示会进行调查,不排除可能会归还股份。至此,事件彻底闹大了。

有趣的是,在此事发生的当天,差评晚间推送文章的第二条《有一个互联网墓地,埋葬着1059个“死掉”的产品。》,恰好再次演绎了什么叫做洗稿。更巧的是,这条推送洗的恰好是 PingWest品玩去年的一篇文章《这里有个互联网坟场,收录了1000多个你可能曾天天用的产品》。包括原文章作者在内的几名 PingWest品玩在职和前员工,在朋友圈发布以下截图,并配以文字表示不满。

这一行为引发了差评的回击,在昨晚差评推送的《大家好,我就是差评那名变本加厉的洗稿作者!》一文中,该作者表示,其实品玩也洗了稿,并附上截图,指出西方科技媒体 Engadget 首先报道了这个网站,时间比品玩早。

事实上,差评并没有搞清楚撞题和洗稿的区别。撞题就像写同题作文,不同媒体有不同的立场、角度,写出不同风格的报道都很正常。它跟洗稿完全是两回事。

撞题在业内很常见,是媒体行业追逐新闻热点的必然结果,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个突发新闻,各家媒体都会发布大同小异的简讯,之后再配以正式报道。而当一家媒体报道了一个独家时,其他媒体也不会坐视不管,都会快速跟进报道,标注原始信源,进行采访,然后加入自己的内容。

洗稿是一个媒体行业术语,大意是将其他人写的报道全文搬走或部分节取,变成自己的报道,并不对搬来的内容进行足够的原始来源标注,是一种违背行业道德和职业伦理的做法。维基百科显示,洗稿是一种掩盖其真实来源或躲避著作权的方法。在新媒体的时代,洗稿的方式五花八门,结果也多种多样。比如在微信公众号上,从别人复制过来的文章自己标了原创,改了个标题,对原文进行二次加工重新编辑,或者完全不解释一个并非热点事件的偶然选题出自哪里,有没有其他媒体首先报道等等,都应该被认定为洗稿。

如果你想写一个东西,去网上搜了一些其他报道,然后把里面的内容拿过来自己用,并且不标注来源,这叫洗稿。

如果你很聪明地改动了原文里面的话,但行文逻辑结构和原文几乎一模一样,这也叫洗稿。

如果你很创新性地发明了一种新的叙事方式,但不小心标题和原文一样或者太过近似,这还是洗稿。

比如,这里有一篇典型的洗稿作品,是对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的报道:

上图左边是品玩 2017 年 1 月 27 日发布的《一个月内,伊隆马斯克真的要在地底挖隧道了,还说30层都不嫌多》,右边是差评 2017 年 4 月 29 日的《上天就算了现在还要挖地?马斯克是要变孙猴么?》你可以注意到,差评将左边品玩原文的一段话拆开,每句话换一行——一种很新锐的叙事方式,同时也是一种并不高明的洗稿手法。

下面是同一篇文章的另一组对比,左边品玩,右边差评。可以看到,文字表述太过于近似:

下面的这个例子或许会让你更加信服。尽管品玩不是一个热衷于在文章标题里放“独家”两个字的品牌,这篇报道具有一定程度的独家性质:品玩对亚马逊西雅图员工跳楼事件的报道。

左边是品玩的《亚马逊的“达尔文主义”文化,将他从楼上推下》,右边是差评的《大新闻》(原标题太长)

可以看到,尽管差评的这篇是新闻汇总,快讯性质(在差评内部叫做大新闻),依然像它的其他正常文章一样既没有标注原始来源,还全文复制粘贴。

在差评昨天的回击中,它也指控硅星人(品玩旗下硅谷公众号 guixingren123)对其进行洗稿。

比如这篇 Pornhub 同题作文,差评暗讽我们对其一年前发布的文章进行了抄袭。事实情况是差评文章到三分之一处才第一次出现 pornhub,之后又提到了 印刷术、亚马逊 和 AT&T 等无关话题。而硅星人从 Pornhub 推出 VPN 服务入手,盘点了 Pornhub 这几年在科技创新上的成就,包括用人工智能给片子分类,用无人机拍片,开发数字加密货币支付系统。

顺便放进来了一篇 VICE 对 Pornhub 的报道,你可以从三篇文章的行文中感受三家机构的尺度。

差评的回击试图证明,自己并没有洗稿,只是撞题了。然而在前天对互联网产品墓地 Product Graveyard 的报道中,还是体现了很多洗稿的迹象。

比如,它的标题《有一个互联网墓地,埋葬着1059个“死掉”的产品。》,语言组织编排上和中文互联网上较早(如果不是最早)报道的 PingWest品玩版本《这里有个互联网坟场,收录了1000多个你可能曾天天用的产品》太过于近似:

再比如,差评方面这篇文章的作者在昨晚的回击文章里指出,“我是全办公室英语最差的,还专门找旁边的小姐姐帮我翻译”:

对此,轻芒创始人王俊煜觉得有些蹊跷,他在差评文章下用自己公司的产品写下注释:那就很好奇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网站的存在的?

PingWest品玩并不是差评的第一个受害者。上一次,知名科技评论家霍炬发布在公众号歪理邪说上的《Telegram传奇:俄罗斯富豪、黑客高手、极权和阴谋…》,被差评抄袭,霍炬发现了差评版本 18 个雷同点,将其告上了法庭。差评对文章进行强加工,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彻底改变叙述方式的做法,为其带来了保护。最终法庭做出 18 个雷同点“都是公开信息的决定,驳回了霍炬的起诉。

显然,在新媒体的时代,人们很难有办法量化,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洗稿,而一定程度上的“借鉴”和“摘抄”是否应该得到制裁。

霍炬,品玩,以及所有曾经被差评洗稿的受害者,我们的经历足以证明:通过复杂和精巧的手段进行洗稿抄袭,可以让平台方在内容创作者权益保护方面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

编辑:光谱

相关阅读:

    “理科生”不是剽窃的遮羞布 : 二评“差评”洗稿系列事件

    差评君、陈杨辉和千千万万的抄袭号们,请捡起你们的羞耻心

    淘宝拉黑指南:请问怎么让淘宝拉黑我女朋友的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