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6的客机表哥——图-104
空军之翼
2018-05-17
原标题:轰-6的客机表哥——图-104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图-104(北约代号“骆驼”)是苏联第一种喷气式客机,如果说图-16是我国轰-6轰炸机的亲哥的话,那么该机就堪称轰-6的表哥了,因为图-104的设计基础 正是图-16“獾”式轰炸机。

原标题:轰-6的客机表哥——图-104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图-104(北约代号“骆驼”)是苏联第一种喷气式客机,如果说图-16是我国轰-6轰炸机的亲哥的话,那么该机就堪称轰-6的表哥了,因为图-104的设计基础 正是图-16“獾”式轰炸机。


图-104是少数带减速伞的喷气式客机

  战后苏联通过大力发展战略轰炸机获得了操作早期大型喷气式飞机的经验,但苏联民航仍旧在使用小型而缓慢的活塞动力客机,如里苏诺夫里-2(道格拉斯DC-3的特许生产型)、伊留申伊尔-12和伊尔-14。直到1953年初,苏联航空传奇人物安德烈·图波列夫才向苏共中央提出研制喷气式客机的建议。该机代号“飞机104”,其设计基于图波列夫图-16轰炸机,该机的大部分技术将转化为民用。


安德烈·图波列夫

图-104的诞生

  1954年6月11日,苏联部长理事会发布1172-516号令,批准图波列夫设计局以图-16为基础研制一种新型客机,编号图-16P,后者同样将在翼根内置两台米库林AM-3涡喷发动机。新喷气式客机将在乌克兰哈尔科夫第135工厂  总装,主要部件都将来自现有的图-16工厂:古比雪夫第一工厂和喀山第22工厂。图-16P是约瑟夫·斯大林生前批准的最后一个飞机研制项目。

  图波列夫设计局最初拿出的图-16P模型是图-4(B-29逆向工程)轰炸机机身和图-16轰炸机机翼和尾翼拼凑成的大杂烩,遭到许多嘲笑。于是图波列夫设计局在1954年12月又推出了一个更细化的模型,  具有重新设计的机身,这次获得了积极评价。不久之后,该机的编号被改为图-104。


图-104方案模型

  图-104新方案具有一个直径3.5米的全新机身和一副前缘后掠角37度的下单翼,翼根布置两台涡喷发动机。图-104沿用了图-16独特的四轮小车式主起落架设计,向后收入机翼后缘的主起落架舱整流罩中。由于英国德哈维兰DH106“彗星”喷气式客机在1952年底至1954年间发生了一系列空中解体悲剧,因此金属疲劳问题成为该机的一个设计重点。


图-104三面图

  莫斯科第156机械厂在1955年初建成首架图-104原型机CCCP-Л5400,经过地面检查、发动机试车和地面滑行测试后,该机被拆解运往茹科夫斯基的米哈伊尔·格罗莫夫试飞院  准备试飞。1955年6月17日,图-104原型机在机长尤里·阿拉希耶夫和副驾驶鲍里斯·蒂莫索克的驾驶下成功首飞,成为世界第二种喷气式客机。持续37分钟的首飞取得圆满成功,16天后原型机就在图希诺航空节上公开露面。



图-104原型机CCCP-Л5400

  到10月12日,原型机已经在41架次飞行中积累了74小时55分钟飞行小时。该机在试飞中暴露仅出一些小问题,如在几次早期飞行中丢失所有速度数据,以及包括通信和导航无线电故障在内的航电设备问题。

  1956年1月31日,原型机来到莫斯科东部的契卡洛夫空军国家研究所进行国家试飞。这些试飞由斯塔里科夫少校驾驶,之前图-16轰炸机的试飞也是他负责的。在100多架次的试飞中,图-104原型机共积累了180小时15分钟飞行小时,完成了单发飞行、放油、紧急降落、高滑终止起飞、失速、结冰条件飞行、机身结构强度等科目的试飞。一个静态测试机身也在中央空气流体动力学研究院(TsAGI)的水箱中  完成了持续两年的疲劳测试,共模拟了7200飞行循环。


放油测试中的图-104原型机

  CCCP-Л5400在3月22日进行了首次海外之旅,载着克格勃主席伊万·谢罗夫领导的代表团降落伦敦希思罗机场,为苏联总理赫鲁晓夫即将进行的国事访问打前站。此时西方世界对图-104的研发毫不知情,因此当该机缓缓降落希思罗机场时  ,震惊了西方观察家。英国报纸以《俄国人的秘密飞机!》为标题进行了报道,该机也获得了“骆驼”的北约代号。


美国《航空周刊》当时对图-104访英的报道

  这次飞行的机长就是斯塔里科夫少校,他还负责培训图-104的机组,并监督其他技术人员的教学工作。许多培训是在几架民用化图-16轰炸机(被称为图-104G)上完成的,人们把该机称为“小红帽”(意思是披着羊皮的狼)。



苏联民航的图-104G

投入运营

  1956年6月15日,图-104获得型号合格证。9月15日,苏联民航的图-104生产型开始执行首个从莫斯科经由鄂木斯克飞伊尔库茨克的航班,总航程4292公里。  这种新型喷气式客机把这段航线的飞行时间从13小时50分钟缩短到到7小时40分钟,拉近了苏联帝国偏远地区的距离。

  图-104早期型的客舱装修很奢华,被称为“家居风格”或“帝国风格”,很像维多利亚时代的火车车厢。客舱装饰以胡桃木、含铅玻璃、黄铜装饰品、花边座套和内有各种装饰品的有机玻璃展示柜,  但只能容纳50名乘客。这种豪华装潢显著增加了飞机的重量。


图-104的客舱布置


图-104的客舱

  图-104的诞生对苏联经济的各个方面都产生了影响。苏共中央在第六个五年计划(1956-1960)中加大了苏联民航在经济活动各领域中发挥的作用,在各地大力建设现代化机场,其中一些基础设施至今仍在使用。

  到1956年底,苏联民航已经装备了20多架图-104,并通过该机不断扩张国内航线。图-104从10月12日开始执行莫斯科-布拉格航班,从此开始拓展国际航线。


图-104生产线

  图波列夫设计局也开始研制图-104A升级型。该机保留了原先的机身设计,大幅更新了客舱布局与装饰,先前过分豪华的装修被认为太资产阶级化了。新客舱能够容纳70名乘客,更简洁、实用和高密度。米库林AM-3发动机也被升级为AM-3M。1957年7月10日,图-104A  CCCP-Л5421开始执行莫斯科-伏努科沃的商业航班。


图-104A CCCP-Л5423

  图-104A  CCCP-Л5438成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首架飞越大西洋的苏联民用飞机,在1957年9月4日载着苏联代表团抵达麦圭尔空军基地,造访纽约联合国总部。该机同样在美国引发轰动。十天后,另一架图-104A沿相同航线把苏联外交部长送到了美国。


抵达抵达麦圭尔空军基地的图-104A CCCP-Л5438

  图-104A第一个国际航班的目的地是阿尔巴尼亚首府地拉那,随后又开发的莫斯科-北京的航线。开罗和德里也是该机早期国际航班的目的地。

  图-104A的唯一的出口客户是捷克斯洛伐克载旗航空公司——捷克斯洛伐克国家航空公司(CSA),该公司从1957年11月2日起接收了3架图-104A,38天后就开始执行飞向莫斯科的航班。最终该公司装备了6架图-104A,其中5架是全新制造的,2架是苏联民航的二手机。


CSA涂装艳丽的图-104A

不断改进

  安德烈·图波列夫让他的得力干将德米特里·马尔科夫(后担任图-154项目的总工程师)负责研制一种更激进的图-104改型,一种增大航程的四发改型,用于执行洲际航班。1951年8月12日部长理事会发布第1511-846号令,把该机命名为图-110,  定在喀山工厂生产。


图-110三面图

  图-110将安装四台留利卡AL-5,单台推力4600千克,机身加长1.2米以增加载客量,机翼弦长增大且具有更大的襟翼。此外机身舷窗和客舱经过重新布置,使载客量达到100人。

  尽管图-110改进重大,但苏联民航已经对机场和航线基础设施进行了大规模投资改造,确保图-104能够安全可靠地运营,这意味对新型喷气式客机的需求并不是那么迫切  。为此图波列夫设计局把留利卡发动机换成了更强大的索洛维耶夫D-20进行推销,同样无济于事。

  所以当1957年3月11日第一架图-110首飞时,人们已经知道该机不会进入苏联民航服役,所以它的获得了5600的军机注册号。试飞结束后,图-110原型机被交给基辅民航工程学院,用作航电设备、导弹系统、附面层控制系统和其他试验项目的飞行试验台。


垂尾上有红星机徽的图-110


正面霸气的图-110

  不过图-110研制努力没有白费,该机的加长机身和新机翼被引入图-104B改型。由于结构重量和有效载荷的增加,图-104B换装了增大推力的AM-3M-500涡喷发动机  以保持与图-104A相同的起降性能。但图-104B没有被苏联民航广泛用于国际航线,而是凭增加的载客量用于国内干线。1959年4月15日,该机开始执行最繁忙莫斯科到列宁格勒航班。


苏联民航的图-104B

  尽管图-110没有投产,但雄心勃勃的图波列夫设计局看到了另一个契机,这次是研制一种适用于二线城市的小型喷气式客机。1958年7月18日,苏联部长理事会发布了第786-378号令,批准图波列夫研制一种更小更轻的喷气式客机来以填补这一空白,编号图-124。


图-124结构图

  图-124的大小是图-104的80%,重量只有后者的一半。该机安装两台索洛维耶夫D-20涡扇发动机,成为世界上第一架涡扇动力客机。图-124原型机在莫斯科第156机械厂制造,初始生产型则由哈尔科夫的图-104生产线组装。图-124原型机CCCP-45000被运到茹科夫斯基后,于1960年3月29日在试飞员马尔科夫机组的驾驶下首飞。有四  架预生产型被投入试飞,其中两架是静态测试机身。图-124的国家试飞在1962年9月完成。

  图-124在10月2日开始执行莫斯科到爱沙尼亚塔林航班,标志着该机在苏联民航服役。图-124填补的苏联喷气式客机两项空白,一是执行了许多热门国际航班,如华沙  、东柏林和布拉格,二是首次为苏联许多小城市提供了喷气客机服务。


苏联民航的图-124

  尽管图-124的售价较低,但并没有获得出口成功,只有CSA和东德载旗航空公司国际航空(Interflug)购买了该机。Interflug最终将购买的两架图-124卖回给苏联民航,而CSA则将他们的三架图-124出售给伊拉克航空公司,被后者作为专机。印度空军也购买了3架图-124专机,中国空军购买了两架作为导航教练机。


航博的图-124

  1961年春,苏联民航启动了一项重大图-104A现代化改装计划。在航空航天工程师埃兹米梁的领导下,该机被分批升级为图-104V标准,客舱类似图-104B,可容纳100名乘客。这批客机在1964年底又开始接受进一步升级,换装了增加推力的AM-3M-500发动机,客舱改为85座,编号图-104D。1966年,苏联民航伏努科沃基地的首席工程师阿穆萨托夫接到  命令,增加图-104B的座位数,1967年3月苏联民航宣布部分图-104B现在可以载客115人,这接近早期型图-104的两倍。

  图-104家族在服役中表现出很高的可靠性。1964年,苏联民航的第一架图-104(最初注册号CCCP-Л5412,后来改为CCCP-42318)退役,成为机身寿命研究计划的研究对象。该机被放入水箱并反复加压释放以模拟飞行循环对机身的影响。虽然图-104是在“彗星”1客机因金属疲劳而发生一系列灾难性事故之前研制的,但该机  在测试中没有出现任何结构缺陷。

事故

  当然,图-104也不是全无问题。1958年5月16日,CSA的一架图-104A在乱流中两台发动机双双熄火,幸好其中一台发动机重起成功,飞机才得以紧急降落。一个月后,一架苏联民航的图-104在12500米巡航高度遭遇强大  乱流,一下子下降了2000米高度。图-104的运气在8月15日耗尽,CCCP-42349在遭遇乱流后失速,在水平尾旋中下坠12000米,坠毁在南西伯利亚城市赤塔附近。10月17日,类似事故导致CCCP-42362在喀山附近坠毁。虽然这个时代的客机还没有飞行数据记录仪,但第二架坠毁图-104的无线电操作员在整个事故中持续报告了情况和飞行员的操纵  ,通话被塔台记录下来,他的勇敢行为对事故调查起到了无可估量作用。

    图波列夫设计局使用CCCP-Л5421展开针对性试飞,该机曾试飞中陷入倒飞失速,试飞员科瓦利耶夫最终设法改出并安全着陆。CCCP-Л5421在一系列极端试飞中始终保持完好无损,充分证明了图-104的结实程度。根据  这一系列试飞中获得的宝贵数据,图波列夫设计局对图-104进行了一系列改进并制定了一些限制。

  1979年3月17日,图-104在莫斯科发生另一次致命坠机后开始从苏联民航退役。1981年2月17日,苏联海军的一架图-104D  CCCP-42332坠毁在列宁格勒附近的普希金时,机上所有51人丧生。图-104的所有飞行都因这次事故而突然结束,结束了该机35年的飞行生涯。

  图-104的最后一次飞行由CCCP-42322完成。该机退役后一直被停放在摩尔曼斯克附近的一个机场,经过修复后于1986年11月11日返回适航状态,经莫斯科/谢列梅捷沃飞到了乌里扬诺夫斯克民航博物馆。

  图-104堪称苏联的粘合剂,通过持续几个小时的飞行就把分布在苏联辽阔国土上的城市聚集在一起,而之前需要花费数天时间。到退役时,该机已经完成了60万架次航班,在空中飞行了200万小时,运输了1亿人次乘客和数千吨货物。毫无疑问图-104也获得了商业成功,苏联共生产了201架图-104,此外还有164架图-124和4架图-110,总共369架。图-104在航空史上  应该占有一席之地,该机是世界上第一批能提供安全公共交通的喷气式客机之一。

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各位的赞赏,是对空军之翼最大的支持,这样小编对空军之翼更新才可以继续维持下去。您的支持,与小编工资密切挂钩,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