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下196枚核弹!冷战初期美国空军的对苏作战计划
空军之翼
2018-05-17
原标题:投下196枚核弹!冷战初期美国空军的对苏作战计划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2年12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菲利普•迈林格(Phillip S. Meilinger)。

原标题:投下196枚核弹!冷战初期美国空军的对苏作战计划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2年12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菲利普•迈林格(Phillip S. Meilinger)。迈林格是一位已退役的空军飞行员,他拥有30年的服役生涯,并在密歇根大学取得了军事史博士学位。他还是一位作者,撰写过7本军事方面的书及80余篇军事方面的文章。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苏联人拥有数以百万计的地面武装部队,但美国拥有核武器和空中力量。


空勤人员正在一架巨大的B-36轰炸机前列队,另一架B-36已经起飞

背景概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争计划人员在地面军队和几乎独立于其的空中力量——美国陆军航空队中享有特殊的地位。战争计划是部队与战斗之间的联系,因此,起草出色的战争计划是至关重要的。

  到了二战后期,制订国家战争计划的责任从各个军种转移到了联合参谋部,联合参谋部由来自三大军种的官兵和文职人员组成。他们提出的战争计划将交由参谋长联席会议、战争部长(后来改为国防部长)和总统审查并决定是接受还是否决。

  核武器的出现可能并没有改变有关战争计划的一切,但却令其走向了终结。在冷战初期,轰炸机和战略空军司令部承担着一项特殊的职责:战略空军司令部麾下的核武装轰炸机是美国主要的攻击手段。战略空军司令部是一个仅由美国空军掌管的作战司令部,但其在作战方面也要听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指挥。

  即使在1945年二战结束之前,事态也已经很明显了:战后美国在世界上的主要敌人将是苏联。到了1950年,共产主义中国被认为是另一个对手。至于盟友,美国需要依赖英国、许多西欧国家(统一在北约组织之下)以及亚洲的一些国家。

196枚原子弹

  对美国的战争计划人员而言,“倘若战争爆发,谁会成为朋友、谁将成为敌人”是很明确的。然而,计划人员也面临三大因素的约束:资金、人力和外国基地。这三大因素在战后全是不充足的。

  二十年的经济萧条和世界大战导致世界经济遭受了严重破坏。西方民主国家的人民希望停止配给制、对消费的严格限制和经济紧缩政策,这样一来,军方要求大量国防开支的呼声就变得置若罔闻了。这一时期,军事安全的关键在于明智地选择能够有效和高效地实现国家目标的武器和方法。

  早期的原子弹很笨重,重达10000磅(约4.5吨)左右,只有诸如B-29、B-50和B-36一类动力足够强大的重型轰炸机才能挂载它们。鉴于这一事实,空军在美国的战争计划中将发挥主导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一架正在飞行的波音B-50轰炸机。在美国的冷战早期战争计划中,重型轰炸机在所有的想定场景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美国空军的核轰炸机武力似乎解决了前面所说的三大问题中的两个:首先,核武装的空中力量在维护方面的花费不像维持大规模的常规地面、海上和空中军力那样庞大;其次,核武器所需的编制人员数要比全部使用常规武器进行威慑所需的人数少得多。

  尽管如此,核武装空军却无力采取任何措施来缓解第三个制约因素,即缺乏海外基地。由于当时重型轰炸机的航程还相对较短(而且堪用的空中加油技术当时还未出现),因此美国仍然需要在外国获得立足点以部署自己的核轰炸机。当然,庞大的常规部队无疑需要更多的海外基地。


冷战期间美国空军在西德境内的空军基地分布图

  正是在存在上述能力、制约因素、对手和盟友的情况下,美国的战争计划人员在战后开始了工作。第一份联合参谋部作战计划是在1946年提出的。这份文件提出,如果苏联攻击了美国外围的任何盟国,华盛顿方面就应用空投的原子弹来回应——确切地说是196枚。这些原子弹将摧毁苏联的20个城市中心,目标是击垮苏联人用以维持战争的工业基础,并摧毁莫斯科方面手中军事力量的一大部分。

  战争计划人员承认,从英国、意大利、印度和中国(译者注:当时是1946年,中国大陆还处在国民党的控制之下)起飞攻击苏联的B-29部队肯定会遭受损失(该计划预计的战损率高达35%),但他们确信会有足够数量的轰炸机幸存下来并完成战斗任务。

  有趣的是,当时的战争计划人员还无法获得有关库存原子数量多少的可靠信息。他们错误地认为,手头上有大量原子弹可供使用。实际上,当时整个美国的核武库中只有区区9枚原子弹。

  当这份计划最终送到杜鲁门总统手中时,防务官员们知道,他们过于依赖战略空袭了,而且过于将战略空袭视为对苏联侵略的主要反击力量了。

  接下来出现的是一份名为“掐人者”(Pincher)的战争计划。这份计划的提出是为了对付假想中苏联对中东及其油田的入侵,以及苏联同时对西欧发动的攻击。战争计划人员知道,美国将面临来自苏联军队的巨大挑战:苏军将投入113个强悍的陆军师,同时其卫星国也将额外提供84个陆军师。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盟国只能集结起17个师。


一队苏联T-54主战坦克。美国的战争计划人员担心,这样的坦克大军总有一天会横扫西欧

  在评估这种情况时,联合参谋部的人员预测,西方面临的形势是很严峻的。战争计划人员认为,苏联红军肯定会占领大部分西欧,尽管美国及其盟国有希望能在意大利或伊比利亚半岛站稳脚跟,并避免被完全撵出欧洲。

  显而易见的结论是,要想平衡掉苏联的常规力量优势,必须依赖核武装的空中力量。据推测,核打击可能会在某个点上开始,以阻止华约的攻势并摧毁敌军。核空袭结束后,美国会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进行战争。“掐人者”计划还指出,未来可用的前方空军基地是进行核空袭的必要条件。

  “掐人者”计划预见到,美国会以英国为主要基地并向苏联发起反击。该计划的设想是美国军队逐步在英伦三岛集结,同时对苏联展开军事封锁,并对苏联的战争能力进行核空袭。该计划提出,美国最关键的核打击目标将位于莫斯科和高加索地区,但“掐人者”计划并没有提供有关空中战役的详细目标分析。


表现美军轰炸机空袭苏联的冷战宣传画

  事实上,当时关于苏联的情报数据还不够详细,以至于计划人员只能泛泛而谈。参谋长联席会议从未正式批准过“掐人者”计划,但却同意将其当作计划参考。

“刽子手”与“半月”

  美国对苏战争计划的下一个重大转折发生在1948年。在一次将美国和西方盟国势力驱逐出西柏林地区的尝试中,约瑟夫•斯大林下令在陆地上封锁了战火一触即发的柏林这座德国城市。饥荒的幽灵开始隐约出现,战争的幽灵也是如此。

  在这一节骨眼上,联合参谋部的战争计划人员提出了“刽子手”(Bushwacker)方案。这个持续时间较长的战争计划是建立在“想象中的1952年爆发一场战争”这一基础之上的。美国方面假定苏联在那个时候还不会拥有自己的原子弹。尽管如此,苏联军队却拥有化学和生物武器,这本身就是有威慑力的。

  在“刽子手”计划中,西方的目标不再是简单地将态势恢复原状而已,其更加宏大的目标是将“侵略者”赶出东欧并赶回其1939年的边界之内,也就是斯大林与希特勒共同入侵波兰之前的国境线之内。

  这个计划也是将战略性的原子弹轰炸作为主要攻势。在一个改进版“刽子手”计划中,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也会参加对苏联的空袭。不过,在战争计划组织内部,针对“航空母舰是限于常规作战还是也使用原子武器”这一问题存在意见分歧。

  在联合参谋部的相关人员呈递了“刽子手”计划两个月之后,他们又提出了“半月”(Halfmoon)计划,这是一个短期计划,主要涵盖了假想的对苏战争中第一年的情况。

  像其“前任”一样,“半月”计划也是假定苏联入侵了欧洲。具体情形是这样的:西德境内在数量上居绝对劣势的西方盟军将撤退到莱茵河一线,然后尽一切可能抵挡苏军的进攻。预计苏联红军将占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盟军部队将从法国和意大利的海港撤离,就像1940年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一样。


1976年苏联和华约入侵西欧的一张地图,图中标示的是可能的进攻轴线

  战争计划人员总结说,英国可能会保住自身的安全。从英国以及中东和日本冲绳的基地出发,美国将在苏联发起进攻后约15天开始反击。当然了,这必然是使用空军的重型轰炸机展开核空袭。正如战争计划人员对事态的估计那样,这将是一场长期战争。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新计划(“半月”)为美国三大军种中的每一个都设定了一项职责: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的兵力——其被视为棋盘上的“王后”——将主宰反击的初始阶段,实际上要单靠该军种来摧毁苏联人的军队和发动战争的潜力。美国海军将扫荡苏联舰队所在的海域,对苏联重要的港口城市实施海上封锁,并对空中攻势进行协助。“半月”计划还设想,华盛顿方面在战争某个不确定的时刻将发动陆上进攻,以击败任何残余的苏联部队并夺回欧洲大陆。

  最初,“半月”计划并未得到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欢迎。令参谋长联席会议感到不满的是,该计划没有包含对战斗超过一年之后军事行动的预测。尽管如此,最终参谋长联席会议还是忽略“半月”计划的缺点并批准了该计划,这使其成了战后获得批准的第一个战争计划。

  在1949年初,“半月”计划得到了更新,其内容被扩展,并被重新命名为“特洛伊”(Trojan)计划。“半月-特洛伊”计划的完成是美军战争计划工作中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其中之一就是,该计划提出了一份针对空中攻击的详细目标附件——附件中确定了70个将由战略空军司令部的轰炸机进行核攻击的特定苏联工业中心。空袭计划需要动用133枚原子弹,其中8枚将投向莫斯科,7枚将投向列宁格勒。第一次空袭将发生在这场假想战争的第九天,并动用25枚原子弹。B-29和B-50轰炸机将从苏联周围的基地起飞,而B-36轰炸机则直接从美国本土基地起飞进行攻击。


冷战时期表现苏联遭受核打击的宣传画

  美国的战争计划人员认为,详细的目标数据对美国威慑的可信度是至关重要的。他们写道,美国应该让苏联人产生这样的想法,即美国人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的意愿是“丝毫不必怀疑的”。“如果未能做到这一点的话”,计划中接着写道,那么“克里姆林宫方面可能就会做出错误的打算并发动一场我们一直在努力避免的战争”。这一评论可谓是总结了在整个冷战期间将持续存在的核威慑的本质。

临时的垄断

  原子武器已经将战争计划带入了一个新的高度。即便如此,防务计划人员从白宫高层那里获得的信息在发生战争时很少有助于确定主要威胁和美国的目标。此时,战争计划人员们还不清楚美国的原子弹数量是否足够,甚至是否被授权在危机中使用——直到1948年9月,杜鲁门总统才正式宣布这一决定。

  美国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发动预防性战争(或者说“先发制人的战争”)的可行性。国家安全方面的专业人员知道,美国对原子武器的“垄断”不会持久。他们经常辩论的一种想法是,是否应该充分利用西方在核武器领域暂时的垄断优势,在苏联有机会研发出原子武器之前便削弱其威胁。

  这个问题可以归结为:美国现在是否应该先下手以解除苏联的武装,还是应该在苏联获得自己的核武器后才使用原子弹来报复敌人的首轮打击?

  时任战略空军司令部总司令的柯蒂斯•李梅将军是上述辩论中的一位关键人物。在一次指挥官会议上,李梅将军回击了在战争中“接受”首轮核打击的想法。“我认为我们在军队中应该做一些有关教育官兵的事情,即告诉他们我们不应当遭受首轮核打击”,他这样争辩说。他接着又澄清说:“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明天我们就应该去攻打俄国人。我的意思是,有很多方法可以确定你什么时候会被入侵:一种是等到有人用球棒击中你的头部后你才确定他对你生了气;另一种就是在别人准备打你时便开始挥杆反击。这就是我所要说的。”


柯蒂斯•李梅将军,照片展现的是20世纪50年代初期他在一艘海军军舰上观看原子弹试验时的场景。李梅不希望美国在核战争中“遭受首轮打击”

  李梅的前任乔治•肯尼(George C. Kenney)将军赞成李梅的想法。在写给空军参谋长霍伊特•范登堡(Hoyt S. Vandenberg)上将的一封信中,肯尼表示,他担心“我们可以在发起自己的首轮原子弹攻击之前接到警报”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肯尼将军担心,突然袭击会大大削弱美国的战争能力。“缩短在我们开展有效的报复之前的时间是如此地困难,以至于这本身就造成了另一个争议: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那个我们举国上下所持有的观点,即打一场被错误地称为‘预防性战争’的战斗”,肯尼这样说道。“这不会是一场‘预防性战争’,因为我们已经处于战争状态。”

  退役五星上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于1953年初就任美国总统。他上任不久便发起了“日光室”(Solarium)计划,这是一个旨在对核武世界中的国家安全政策进行广泛研究的计划。艾森豪威尔手下的文职战争计划人员提出了三种选择,其中之一便涉及对苏联的“预防性战争”。

  看上去,艾森豪威尔从未认真考虑过接受这一选择;当他参加“日光室”计划的情况简报会时,他会不悦地评论说:“你们不能发动这种战争,因为没有足够多的推土机把街道上的尸体清理掉。”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在戴维营会见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这位喜好夸大其词的苏联领导人常常让美国的战争计划人员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之中

  尽管如此,艾森豪威尔还是坚定地依赖战略空军司令部及其现有的核打击能力,他在1959年评论说,他预计核威慑能够成功地维持下去,但如果失败了,战略空军司令部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地打击俄国人”。把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克里姆林宫方面可能会发动一场核战争,但美国会打赢它。

  原子弹和新型核武器库存的迅速增长,再加上核武器的尺寸大小于1950年左右开始明显下降,意味着美国陆军和海军也能够研发自己的特种核武器了。例如,美国陆军研制了一款原子核炮弹。在空军内部,战斗机也能够挂载较小的核炸弹了。美国海军的飞机也是如此。


美国陆军研发的“原子安妮”核火炮射击时的场景

大规模报复

  在美国远东空军司令的推动下,向他的战区内部署了原子武器,并置于他的控制之下。欧洲的情况也是如此。1952年,北约下属的欧洲盟军最高司令也获得了原子武器。到1952年初,战略空军司令部驻欧部队已经被交付了80枚原子弹,这些核武器将由美国空军驻扎在欧洲的飞机投放。这些飞机不仅包括中程的B-29和B-50轰炸机,还包括F-84战斗机。

  艾森豪威尔总统指导了一项名为“新面貌”(New Look)的安全政策,并于1953年10月发表了国家安全声明。所有关于“力量平衡”的言论都被抛弃了,相反,艾森豪威尔总统呼吁要做出重大转变。他说:“美国应向苏联和共产主义中国表明,在一般情况下,或在视情况需要的某些特定区域,美国打算以武力反抗苏联集团的武装侵略……在发生敌对行为时,美国将考虑把核武器按照与其他弹药一样的方式来使用。”美国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对这一政策有个著名的提法,即“大规模报复”,艾森豪威尔的这番话则被视为该政策的起源。

  艾森豪威尔明确了优先事项。当陆军参谋长力推为他的军种投入更多的资金时,艾森豪威尔总统咆哮说:“我们唯一担心的是敌人从空中对我们的城市发动核攻击!”建设陆军是没有意义的,他这样说道。陆军参谋长的问题是“他只是在空谈理论,而我则是在试图说出冷冰冰的常识”。


表现苏联入侵的宣传画

  艾森豪威尔的观点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苏联并不惧怕一支庞大的美国陆军。它担心的是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的轰炸机,而“大规模报复”战略的实施恰恰需要依靠这些战争工具。

  1945年至1955年间的美国战争计划或多或少都有些相似之处。这些战争计划都是初步的,军事领导人们也知道这一点,但计划是必不可少的,仅仅是走一遍这个流程就能提供重要的益处。正如研究这一时期的一位军事历史学家所指出的那样:“就算是战争计划没有确定冲突的准确过程,它们确实也确立了战略设定的总体过程。”

  纵观联合参谋部所有针对冷战早期阶段的战争计划,一大共同特征是期望战略核打击能力和核武装空中力量能发挥主导作用。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计划的细节发生了变化,但现在大家都知道,这方面(指运用空中力量)的情况始终如一。

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各位的赞赏,是对空军之翼最大的支持,这样小编对空军之翼更新才可以继续维持下去。您的支持,与小编工资密切挂钩,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