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油轮失事起火,专家建议参照日本方式用导弹将其击沉
虹摄库尔斯克
2018-01-13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1月6日晚约19时50时,巴拿马籍油船 “Sanchi”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 “CF CRYSTAL”轮,在上海辖区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油船“Sanchi” 全船失火,32名船员失联,船上运载的近100万桶凝析油泄漏并且面临爆炸、沉没的危险。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1月6日晚约19时50时,巴拿马籍油船 “Sanchi”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 “CF CRYSTAL”轮,在上海辖区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油船“Sanchi” 全船失火,32名船员失联,船上运载的近100万桶凝析油泄漏并且面临爆炸、沉没的危险。散货船“CF CRYSTAL”轮有破损,21名船员已被安全就起。

据中国远洋海运杂志微博报道,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郁志荣在接受采访时介绍,由于事故船只远离陆地,灭火条件受限。“凝析油比重油或柴油燃点低,油船着火不能用水灭火,越灭越大,一般用二氧化碳泡沫灭火剂、沙子以及封舱等方式。”

图片:起火燃烧的“桑吉”轮(Sanchi)。

这位研究员建议,效仿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失事起火的“第十雄洋丸”油轮的处置方式,使用战机发射导弹将其击沉,可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东海海域的污染。当然,行动前要进行严格评估,并尽可能多地将事故船上的油品进行转移或卸载(包括自身船用燃料油)。

图片:海上救援力量在努力灭火。

1974年11月9日13时37分左右,沙特阿拉伯开往京港川崎区的,载有57000吨丙烷、丁烷及石油的“第十雄洋丸”油轮(总吨位:43723吨)在木更津港出港航线中与一艘装载钢材的利比里亚货船(总吨位:10874吨)发生碰撞事故,碰撞导致了石油泄漏。

船上泄漏的燃油很快起火,导致周边海域成为了一片火海。

图片:“第十雄洋丸”油轮与利比里亚钢材散货船相撞。

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和当时的引水船“音1号”一起开展救援行动。随后,海上消防委员会暨沿岸的东京消防厅、横滨市消防局及川崎市消防局也出动,各型消防船、消防艇云集。

但是油轮上携带的大量可燃物品使灭火工作困难重重。到下午16时40分左右,“第十雄洋丸”号油轮泄露的可燃物品引发了大爆炸。到晚上19时左右,油轮上的火势衰弱,这才使得拖船得以接近那艘撞在一起的利比里亚货轮,并将其拖离油轮,进行分别处理。

图片:“第十雄洋丸”号油轮发生大爆炸。

这时,“第十雄洋丸”号仍然在起火,并随波逐流向川崎市区方向继续漂流。海上保安厅希望能够将“第十雄洋丸”拖曳到安全的地方让其触礁,但当时的海上保安厅没有可以拖航大型船舶的装备,只能委托地方船只进行拖曳。而预定拖航的位置位于川崎市防波堤700米的位置,如果拖航失败,川崎市可能会遭到破坏。

图片:烧毁的利比里亚货轮。

到11月10日船上的火灾才变小,搜救人员发现了利比里亚货轮上的28名遇难者及1名幸存者,而“第十雄洋丸”中也发现了5名遇难者。

此后,这艘被付诸一炬的油轮仍然在海上漂流,海上保安厅希望将其拖曳到东京湾以外。但当地的渔业负责人则担心拖曳过程中剩下的石油会爆炸,严重影响当地渔场安全。

图片:熊熊燃烧的“第十雄洋丸”油轮。

不得已,海上保安厅将“第十雄洋丸”的处置权委托给了防卫厅。

11月22日,自卫队同意将该轮击沉。而打击的目标是船内具有多个大型油箱,浮力巨大的油轮,这对海上自卫队来说是第一次。

海上自卫队出动了“榛名”号(DDH-141)、“高月”号(DD-164)、“望月”号(DD-166)、“春雨”号(DD-102)组成的水面舰艇部队,此外“呜潮”号(SS-569)潜艇、P-2J大型反潜机也出动了。

图片:日本出动了“高月”号护卫舰(DD-164),装有127毫米舰炮。

舰队于11月26日抵达现场,进行评估后,于27日13点45分开始第1轮射击,诸舰共进行了36次127毫米舰炮射击,并在2小时后进行了第2轮射击,也进行了36次射击。

但是火炮射击对于这么庞大的油轮来说,除了继续将其点燃外,并没有取得什么实际效果。

图片:4艘自卫队战舰向这艘巨大的油轮进行了数轮炮击。

11月28日上午,P-2J反潜机编队向目标发射了12枚212毫米火箭弹,其中9枚击中,并投放了16枚炸弹,其中9枚命中。

图片:发射火箭弹的S-2J反潜机。

图片:P-2J反潜机投掷炸弹。

天上轰炸结束后,“鸣潮”号潜艇开始进行鱼雷攻击。

潜艇共发射了4枚鱼雷,其中一枚故障,但是鱼雷攻击仍然没有将“第十雄洋丸”击沉。

图片:“鸣潮”号潜艇赶赴现场,远处是一艘货轮。

海上自卫队于是将潜艇调开,继续使用水面舰艇部队进行轰击。此轮打击未公布发射弹药数量。

到晚上18点47分,连续燃烧20天的“第十雄洋丸”终于不堪重负,在犬吠崎灯塔东侧约520公里的海域沉没。船体沉入海底后发出的声响被潜艇的声呐所记录。

图片:日本水面舰艇再次接近油轮进行炮击,最终将其送入海底。

正是由于有日本此次处置大型油轮着火事件,郁志荣研究员才建议使用战机发射导弹将东海出事油轮也予击沉。

郁志荣研究员指出,因为油船结构与一般货船不同,用的钢板也比较特殊,且油品燃烧时热量的方向大部分是往上的,油船外壳在水里能起到冷却作用。“船只不会破损而造成大面积油泄漏污染海洋环境,但要注意的是事故船已失去动力随波逐流,应防止其搁浅或触礁。”

图片:拥有2座双联装130舰炮的“福州”舰是打击水面油轮最有力的舰船。

资料显示,事故船舶距离我国舟山近岸约350公里,事故位置所在的东海海域是中国海洋渔业产量最大的海域,该地区重要的食用物种包括小黄鱼、带鱼、马鲛鱼等。一些环保人士担心,大量的凝析油泄漏会对这些物种造成危害。

如果出动战舰或战机将其击沉,可以最大限度降低这艘随波逐流的大型油轮的破坏。可以使用舟山的驱逐舰部队,也可以动用上海方面的歼轰-7战斗轰炸机携带反舰导弹对其进行打击。

图片:还可以出动拥有大威力鱼雷的新型潜艇。

而如果能够动用武力将其击沉,可以将此次行动作为一次实弹检验,测试各种弹药对大型船舶的破坏能力,特别是潜艇鱼雷和反舰导弹对大型油轮的打击效果,为未来可能的破交作战中收集数据。

图片:出动“飞豹”进行轰炸或导弹打击。